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文化网—国内领先的文化类综合门户网站

龙绪明: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个晚上 [复制链接]

qrcode

查看: 517 | 回复: 2

发表于: 2019-3-8 07:24:50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倒序浏览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上个世纪的1941年9月9日,两个围棋高手在苏联时期的列宁格勒下了一盘大棋,这盘“棋”前后竟下了872天,还有150万的士兵和平民为此搭上了生命。
本来有机会能够成为一个好画家的德意志“棋手”希特勒在发布“巴巴罗萨”计划时,高声叫喊要把棋盘上这座彼得大帝在1703年建好的城市从地球上抹掉!他的这个美妙的想法通过几百天的较量,最终被另一名苏维!捌迨帧彼勾罅终桨?杉,后者才真是高手。
2019年的2月14日,我们CPL跑遍五大洲的“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个晚上”创作团一行30人就在当年的列宁格勒和现在的莫斯科这两座英雄城市来回奔跑。
苏联时期的列宁格勒,现在的俄罗斯把它改回叫圣彼得堡,先前的俄罗斯在这里定都了200多年。1917年,有艘名叫阿芙乐尔的巡洋舰一声炮响,列宁同志主导的十月革命在这里取得巨大成功,在地球上开创了另一个全新的共产主义时代。
列宁格勒保卫战和莫斯科保卫战都创造了人世间冬天的神话,这次我们到莫斯科郊外去就是想听听那两场恶战的遗音,战争留给历史太多的回忆,我们此行,就是追寻这种实地反思。
现在六、七十岁的中国人,不问男女,大多都有一些苏联情结,那曲《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由手风琴演奏的“情”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让好多当年的少男少女产生出对那个郊外的遐想。
让我吃惊的是,这次出团通知发出去不到五天,三十个名额就爆满了,四川、广东、湖南、甘肃、安徽、河南、重庆……一半都是参加过跑遍了五大洲行动的人,新面孔最多的是我们CPL成都市城市摄影协会的一个分会筹备组,一口气就报了10人,还有一些在外候着,看能不能从这里再增加招生名额,这是一个由年轻女性组成的团队,队长叫李丹,与CPL的常务副主席李丹同名,她叫我龙爷爷,我叫她小李丹,这个姑娘很有一点儿号召力,与曼瑜分会的会长瑶一瑶一样都有非常的组织能力!犊囱廊ァ仿し只岚炎约旱钠齑虮榱恕傲窖馈,这次作为团队掌旗官,李丹也会让跑遍五大洲的团旗多次出现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
丢掉协会老掉牙的组织模式,新生的“曼瑜”和正在组建的这个“街道和社区分会”看来真是都很给力,为什么报名这样快?我想除了上了点儿年纪的人都有点苏联情结外,我们的三项硬件太重要,这里,让我原文照抄创作中心在1月15日发出的一份“通报”,“踊跃现象”在这里就让你清楚得很:

要求CPL跑遍五大洲《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个晚上》创作团团员作好出行准备的通知

创作主题:《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个晚上》
出发时间:2019年2月14日至22日(成都—莫斯科往返)
本团人数:30人
团长:王十庆 CPL安徽省阜阳市摄影家协会主席
副团长:胡百闻 CYP中国青年摄影网湖南省株洲站站长
      李丹 CPL四川省成都市城市摄影协会街道·社区分会筹备组组长兼本团掌旗官

CPL创作中心本着“线路好 价位低”的两条硬扛子,从2017年11月2日组织《寻找地球上没有汽车的城市》让参加者用6千多元人民币就跑了7个国家,硬是把之前摄影“万元跑一国”的价位压到“千元跑一国”之后,又不断组织各种低价位,但并不劣质的跨国创作,比如《2018,到美国过年》时那科罗拉多大峡谷给参与者太多的感悟。我回来就创作了一组实名山水——《我的科罗拉多》,这次往返10多天的团费,也仅仅两千多元……就说这次3千多元《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个晚上》,不但含往返机票和莫斯科到圣彼得堡的火车往返软卧以及全程大巴的车费,还赠送了近两千元本要自费的内容,并且,早、中、晚餐全管……创作归来,已经取得世界纪录,无偿赠阅了35年的《城市摄影》还将拿出两期八个版,免费刊登本团团员的摄影绘画、书法和文学作品,向社会作这种跨界创作倡导更广泛的宣传。
CPL让中心花太大的力气组织这样的创作,特点有三:一、叫创作团不叫摄影团,艺术是融会贯通的,跨界创作不仅是必须,更是必然,本团团员,甘肃省武威市的许德平刚从《看牙去》回来,他就是一位摄影、美术、书法和文学的四栖追梦者,CPL副主席赵亚洲自号“影画堂主”本身就有同步的追求;二、所有创作团都由加盟的不同旅游单位具体承办,这种单位之间的质量和价位比拼,既最大限度的保证了最低价,又保障了团员们的出行安全;三、创作团不设指导,因为在别人指导下在特色的拍摄点、特色的光源下、特色的时间段拍摄下来的“大片”都不是作者自己的能力。因此,让参加者自己去感悟、自己去思考、自己去处置才会有真正的收获。所以,太多具有超强指导资格的艺术家来参加跑遍五大洲都是缴费参加的,包括CPL的主席和秘书长们。因为只有这样,排除一切会增加团费的支出,才能确!跋呗泛谩钡南乱痪洹凹畚坏汀。
这次到莫斯科团的团员,广东深圳的马志、王黎,东莞的黄焱红,安徽阜阳的王十庆、宁钰,福建泉州的许德平、孔祥秀,重庆的龚辉、苏文莉、周晓雨、河南郑州的解小琴,四川成都的潘光玲等等半数以上都是参加过CPL跑遍五大洲行动的追梦人。他们的反复参与,就是对CPL跑遍五大洲采用方式和结果的认同。CYP中国青年摄影发展共同体副主席、甘肃省现代摄影学会主席赵广田也同时向李丹主席提出要求,今年9月份一定要为他们学会专门组织一个团“跑”出去……
本团副团长,湖南“红网”的资深版主胡百闻、应约为韩红写歌的四川人民艺术剧院编剧周岚,刚从西藏援藏回来的琼瑶姑娘都是写手,因此,对本团行为的深层次报道,我想应该不成问题。
我们《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个晚上》,去感受什么?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列宁格勒)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生过著名保卫战的英雄城市,他们发出的英雄气场都大有文章可做。
年前还有三件事,我们CYP四川省青年摄影家协会组建的“四川省摄影家广告印务公司”在26号要在文殊坊五岳宫的成都院子搞一次团拜会,这一回,李丹主席、吕爽主任和我都去,生意难做,靠我们李园老总和他年轻的夫人廖珍妮让公司业务至今都风生水起。而我们CPL成都市摄影家协会文学分会会长、《四川文学》主编牛放27号又要在三圣花乡的子曰书院旁边的云上生活驿站首发他的跨界雅集《诗藏》,我和李丹主席也当然得去,这个行为包括诵读、书画、摄影和古琴。好在,这两件接在一起,又是周六和周日。第三件事是我们的“荷香幽梦”准备了好几个月的一个古色古香的驿站要在大凉山的古城会理开张,会理素来就有“川滇锁钥”的美誉,这次去名城挂个什么牌好呢,用哪个级别的团队来挂现在我还真没有想好!昂上恪比梦颐侨ス,是想让马不停蹄的老家伙去做一场“幽梦”。这个好心我明白,但是,几十年我雷打不动的过大年在铁甲堂上画想画的画这个“铁律”怕是要终止一次了……唉!鱼和熊掌真不可兼得。
还有事嘞!由CYP中国青年摄影网两位站长策划的事我也要分心不少,一是成都站站长黄菲策划,让一家大型保险公司承办的“跑遍五大洲——CYP主席团某国会议”和新疆奎屯站站长孙乐双成立的“青年摄影家协会并召开中青摄网全国站长会议”之事都让我时不时要说些言语……
现在,1月17号的0点39分,我们曼瑜分会的秘书长潘光玲发来她“去看牙”的文章让我点评,题目叫“跟龙大爷去看牙”?!都龙大爷了,还能点拨些什么呢?而且,她还只写完前四天的,我估计,会比我那有十一篇稿纸的《看牙去》还长,长是不怕的,只怕长不了!
逼着团员们去做更多“照相”以外的事,是CPL把人逼成真正艺术人物的独门秘籍!氨啤,是一种绝好的方式,作为地球上第一个东方五艺纵横家,我不就是被大家用几十年反复让我置之死地而后生“逼”出来的么?当年那个红极一时的石油工人王进喜有一句名言“人无压力轻飘飘,井无压力不出油!”所以,我一生喜欢压力,感谢磨难,而且特别珍惜清贫。
明天,不!是今天,17号带着孙女、孙儿去眉山,为了一件私事,孙女都20岁了,和孙儿一样,当爷爷的我才第一次同他们一起出行。
扯远了,回到莫斯科来。
此行俄国两大城市,第一就是莫斯科,那红场,更是耳朵都听起了什么来的地方。1941年的11月7日,在德军连连取胜、重兵围城的情况下,斯大林竟然在这个红场上举行了声势浩大的阅兵仪式,而且检阅之后,在围观市民的目光观注下,一批批真枪实弹的受阅部队就直接奔赴战!坦率的说,这场实战阅兵不仅苏联,世界上恐怕也是头一回,莫斯科保卫战让德军遭受到了二战中第一次重大败绩,从此纳粹战况急转直下,被斯大林破了希特勒的“无敌”神话,德军也就神气不起来了!
斯大林这种临危不惧、镇定自若的“大元帅风度”,就是若干年后在他的尸体在被清出“红场”,用大火烧了之后,俄罗斯的抽样民调仍然把这位已经不是俄国人,而是敌国格鲁吉亚人的斯大林排在了第一位。
2017年6月,俄罗斯列瓦达中心对俄国历史人物作了一次民调,3890票的俄国人认为斯大林超过了彼得大帝、普金和普希金,列宁则获得3290票名列第三?杉,人事结果真是如影随形。
年轻时,我有个朋友王周琴对我说,“一个人如果没有进过监狱,没有上过战场就不算一个真正的男人”。这句话对不对我不知道,但我却进过不正规,但更吓人被叫做“学习班”的“监狱”,这个“监狱”门外双枪执岗人身背擦得贼亮的刺刀就让你望而却步,“监狱长”可以随意把人打到屎尿齐流,我在这个“班”里“学习”了一百四十一天,被关进“牢”里的原因太为简单,为了安心画画,我用十一年时间为家里存了九百多元。我记得,这笔存款最少的一次是存入了四角五分。当然,我是熬到“学习班”解散,没得人守了,真正把“牢底”坐穿了的。1985年10月10日,我把这个故事写在纸上,后来以《我的画家梦》为题,登在了中共成都市委的机关报《成都日报》上,让那个当着“监狱长”的镇党委副书记认真看看“党”的言语。
至于战场,不是军人的我倒是真的上过,老山反击战时有一场著名的12·2战斗,其实我们就在一线,那是由CPL核心加盟团队中国·四川省青年摄影家协会与成都军区政治部、宣传部、共青团四川省委一起组建第一个到达前线的摄影团。文澜、延光、治义他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摄影团”晚了一天在战场上才与我们见面,这回战场经历我也有一篇纪实叫《前线摄影纪事》,当年《人民摄影》报用三集连载形式把它刊登了出来。这次经历其他不说,我们在前线的十二天中, 就是每天都要两次穿过对方一打一个准的直瞄火炮射程八公里的曝露地段,那种触目惊心呀,就不摆了!
我常说:“只有非常之人,才能成非常之事!”因此,想成非常之事的人,一生不遭遇几场常人不能理解、无法接受的非常之难,就能轻易成事么?如真是那样岂不公平。
我们CPL的常务副主席李丹,是与我风雨同舟、艰难与共了几十年的老搭档,当年先当过湖南省青年摄影家协会主席,在任时有所建树,后来又当上湖南省文联副主席、省摄影家协会的主席,被我赞为中国影坛“三块玉”之一的张利萍就十分羡慕,称我们是中国社团第一“黄金搭档”。几十年下来,李丹对我有个十分中肯的评价,说我是一个“遇到困难就兴奋!”的人。
以上两个磨难,对我人生刚烈性格的形成,是起到特别作用的!上过战场的我对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两场世界大战的残酷,应该是有一种特别感觉。
三十多年前,李丹作为“四川妇女自行车摄影考察队”的队长,带着二、三十人的队伍,骑着当年的那种加重自行车去北翻秦岭、东渡黄河!不要说那几千里路的车行艰辛,带着一个几十人的女性队伍,要去完成对四个老区的摄影考察,途中队长的决断和委屈还少得了么!我仅说一事,在文革造反遗风的干扰下,为保证车队印章的安全,不让曾经导演过震惊全球的那场由另一家协会搞的“重庆事变”阴谋再次出现,在车队功勋驾驶员张锦能的舍命护送下,夜闯陕西神木火车站,终于把“四川妇女自行车摄影考察队”的印章平安送回成都,保证了四川省委、省政府一定要不辜负四川人民的期望,成功完成摄影考察任务的要求。在天安门广场由北京市政府为车队举行了“文革”十年以后的第一场盛大入城式。所以,她带头创造的这项世界纪录现在想来也是非常的不容易。
几十年的相互扶持,让我们创造世界纪录的互动一次比一次更默契、更快速成为现在好多人口中的黄金搭档。这一场提升摄影人眼界和素质、“跑遍五大洲”的全民摄影大行动,就是在李丹主导下提出、策划、组织和实施完成的。
人一生不能不遇到困难,更不能怕遇到困难,遇到困难就兴奋的我,自认经过几十年的历练,有足够排除、克服、解决任何困难的才智和能力,所以到了现在七十三岁也还没有被什么人踢来趴下的历史。我们CPL副主席,那个竖起了世界上第一面摄影人手印墙的古鸣清问我:“您成天踢这个人的馆?破那个人的门?为什么就没有来踢我们CPL的东方五艺港呢?”这个问题很好解答,我踢别人的馆,是拿着可以量化的“硬杠子”去的。就说最近,中国西南一个号称一门多少派并声称他的创造项项都是世界纪录的“创始人”在网上卖酒,我要他说出自己具有世界记录可量化的创造来时,他立刻说“年后吧!我在北京”。
如果真正是什么门派的创始人,还真能有时间和精力乘着大过年去大卖其酒么?!又搞不明白了!
我看到一门就能创造那么多派而且项项都是世界纪录的人就兴奋,因为,在这个有七十四亿人的地球上,只要有七十四万人能创造推动世界发展的世界纪录,那这个世界不就更加精彩了么?!
那个“年后吧!”和过年卖酒的人同我绝非在能过招的一个量级上,原准备把他作为继罗红之后第二个被踢的“馆主”,你们说,还有什么价值?!我眼前忽然冒出,几天前被挣钱的机构推到“世界级”武术高手过招的徐晓东在暴打什么腿创始人田野时那脸上挂着的不屑!
作为世界“武林高手”的斯大林为什么会在他死后那么多年仍被人们排在第一,那是要拿“武术”的结果出来说话的!胜与败在战场上就是一条“硬杠子”号称和自称都没用!
又扯远了,再拉回来!
冬宫和阿芙乐尔巡洋舰是我此行想看的要点,从小耳熟能详的冬宫,知道那是十月革命者攻占的地方,被攻占的冬宫是让年轻气盛的我想起来就很提气的地方。现在到了迟暮之年才去看它,兴许会有一些崭新的别样想法。再说那条船,俄文叫Аврора,这艘巡洋舰是1903年造的,属于老字辈,如果拿来和现在的航母对开一次,恐怕航母掀起的大浪就会把它打得翻船。但是,当人们在这艘舰上开了十月革命的第一炮,历史就让它胜过多艘航母,始终定格在了那里。
敢开第一炮的人们是要点胆气的,而且是炮打冬宫!看来,无论人和物,都是要有非常一般的故事才能融入历史,阿芙乐尔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这是一定的!
1月21日,成都一家专门“地接”孟加拉、尼泊尔等旅游接待尚不成熟的国家摄影机构找上门来。(三月份尼泊尔的“撒红节”和四月份孟加拉的“湿婆神祭”就是他们与两国相关单位合作承办地接)提出要加入CPL。巧了,早他们两天,成都一家专门组织摄影人的旅游单位,(专作南、北极摄影团)也找上门来提出了同样的要求。我很高兴,这就是CPL跑遍五大洲引起的连锁反应,加盟的旅游单位越多,我们能“跑”出去的摄影人条件就会越来越好嘛!
来人特别问到了加盟后要成为主席团成员的条件,这是一根硬扛子,无论采用什么方式,只要你能主持召开一届五至七天的城市摄影大会,负责十二位联盟要员的往来交通就行。当然在会期能有一项世界记录的创造更好;崦婊固钙鹆肆硪患。由于中国牧区的“转场”会越来越少,来人希望CPL主办一次最大规模的“转场”,就如2017年6月2日我们组织的“千人同拍万马奔腾”一样。我问来人。拍马是有一、二十年历史的摄影产业,在2017年6月之前,有没有过这样规模的“拍马”?回答是没有。其后那里又都组织了好多场的赛马,又有没有超过那个规模的;卮鹑匀皇敲挥!坦率地说,CPL十网同推的宣传,10版连载的结果,300个加盟单位的协力和别人想不到、做不成的前瞻思维,所以,谁真要想超过,真的难啦!
先做成一个项目,由具体承办单位常年做下去,就是CPL长远的布局安排。
来人还纠正了我的一个错误,在说到“世界纪录”时,我说:“要创造一项世界纪录难啦,你的对手可是现在地球上的27亿人!”对方说:“不止这个数吧?”在场的李丹主席说“就中国和印度,恐怕也上了这个数了”!我顿时语塞。
晚上回家打开了百度,74亿!那我这个“27亿”的认知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奇怪了!
今天27号,是俄国圣彼得堡(前苏联列宁格勒保卫战)75周年,我看了3分钟视频上的阅兵式,那个漫天大雪呀!
昨天参加了我们四川省摄影家广告印务公司的年终团拜会,又见了许多的老、新朋友,加了不少微信。今天又赶去三圣花乡参加了牛放的《诗藏》文艺跨界雅集的首发。牛放是2017年11月1日CPL跑遍五大洲第一团《寻找地球上没有汽车的城市》创作团的副团长,很有思想。今天一见面,他的一大通实地考察的成果就让我大吃一惊,好几个新视角,比如意大利历史文化安然无恙地被保存下来与法西斯独裁者贝尼托·墨索里尼究竟有些什么样的关系......
我极力支持他把这个“新发现”写出来,况且“跑遍五大洲”是应该有所重大“发现”才行,要不去“跑”些什么?!
后天是天府新区摄协年会,又是一个该去的会。
2月10日,大假结束,我6点半起床,做完每天打针、吃药、进餐的系列早课出门,差10分8点,刷辆摩拜单车去车站,又刷公交卡到东门大桥站,下车后再刷单车骑到西大街进编辑部,9点20分被人叫大叔的晓康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群里提醒大家,离出发只有4天了!我回了网上一幅人见人爱的动画——“向快乐出发”!
几十年来,2019是我第一次春节大假中没画一幅画的“过年”,个中情由不说,且听下回分解。
大年三十夜,家人都去别人的家中团年去了,我和一只名叫小花的猫,一只名叫齐齐的狗,三个动物在我那“龙家院”中吃了一碗自做的混沌,泡了一杯合口的三花,坐在电视机前认真看完了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结果当然是节目不新、创意太少。初四被杨健接去广汉,看见当过广汉摄协主席,又得过大病、患过小癌的陈健,想不到,他现在就是一个标准的男人身材,我大为吃惊,竟然简直没有一点儿病态,这个现象又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当年,这个主席为了验证我的为人,亲自参加我们组织的一个藏区活动,结果当然是让他认识了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那天一边喝茶、一边谈起几个不认得却会大骂我的人和事来。我说:“我这一生做人很失败,都活到了七十三岁,还没有把这个地球上的人得罪到三分之一嘞!而且,其他星球上如果真还有同类的话,我现在一个都还没有来得及去得罪”!
见到土星是我意外的收获,这个当年不喝牛奶就不知时日的学者,李丹叫他“奶娃儿”,几十年不见,他不但已经当过“中国民航飞行学院”的院长,刚刚退休就由于已经练成世界级知名的民航专家又当上另一家新民航飞行学院院长。当然,他见到我是大喜过望的!谁不想自己的朋友都有建树、大有出息呢!?摄影人出身的中国民航飞行学院院长,这两年因为工作,他对世界的“三极”做了深度的拍摄,他说,驾驶窗视野更宽,玻璃更薄,而且只有一层,并且飞行高度都在万米左右,绝非现在的航拍机可比。他强调的 “三度”让我深感兴趣,高度、宽度、纵深度,当即我就产生了一个想法,把这个“三极、三高、三度”的作品推到世界上去,这也是CPL应该展示CPL人的深度、高度和知名度嘛!
除去今天,还有三天就出发了,还有太多的事没有做完嘞,如当下一句流行语所说,时间真的跑到哪里去了呢?!
中国中央电视台宣布,今天(情人节)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遭遇到一百四十年末遇的大雪。我们还在八个多小时的天空行走时,国內朋友的这条短信就纷纷发来了。目的一样,提醒您!
从机场到住宿处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要不CPL为什么说这次是去《感受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呢?!我在八个多小时的天上看了三部半电影,用地下一个半小时写完了上面的短信。一百四十年未遇的大雪并不冷,出得机场大家竟然没有感觉。在莫斯科比较陈旧的首都机场,第一个体验立马显现,没有电梯?!这种现象在中国省会或省会以下的机场简直就是一种不可想象的事情。
一觉醒来,竟然就在莫斯科红场上了。从五六十年代那个时段过来的人,红场是个神圣的地方。就是在莫斯科保卫战,围城大战中去经受检阅之后直接奔向郊外战场又再也见不到这个出发地的卫国英灵也让你无法释怀。我在当年勇士们进入到走出红场的街道走了一遍,没有语言,默默地替他们再走了一回。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红场太小,好象只有中国天安门广场的五分之一。没到莫斯科之前。我真不知道这里还有一处凯旋门?!2017年,当我随CPL跑遍五大洲的《寻找地球上没有汽车的城市》到达巴黎看到那大名鼎鼎的凯旋门时就自然升发出来崇敬之情。毕竟,人事中能“凯旋”一盘的机会实在不多。不过那次眼见却不实的真象竟让我实在有点哭笑不得。法、俄两国的两座凯旋门都为纪念同一场大战所建,只不过前者是原来以为会打胜仗的法国却最后战败,后者俄国才是战胜者。世间这等大事怎么也能如中国名著《红楼梦》中所说,“假作真时真亦假”呢?!又搞不明白了。莫斯科现在被叫住堵城,拥堵的堵。不修高架桥是堵的主要原因。据说当局有过一次民调,是花几年时间去全城建桥?还是享受堵车的快乐?!结果竞然是后者!若干年后,当全球城市都高架林立,没有高架桥的这处首都到底是好还是坏呢?!等着看吧!
写完这段活,是莫斯科时间的19点49分,当然,还在去睡觉的路上。
史迹和传说交织在一起,共同构筑了圣彼德堡的好几千年传奇。从1703年起,彼得大帝就下令在涅瓦河三角洲上建起了这座要塞和城堡。
有人说,去莫斯科看见苏联,到圣彼得堡读懂俄国。这一点不错,昨天在克里姆林宫上那几颗红星的光照下,我们沿着马克思雕像,列宁墓,一直走到不灭的长明火。今天,我们又在被称为与俄国第二位大帝的叶卡捷琳娜二世密切相关的冬宫看了太多的名画。俄国人把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大帝和当下的普金并称三大帝是有条硬杠子的,那就是让俄国领土的收复和扩张。我在长明火两旁看到大雪中站得挺直的士兵时,那“战斗民族”四个字就自然跃出脑海。不过,我知道冬宫时并不知道曾经还有那位女二世,而是晓得了从一艘叫做阿芙乐尔号的船上打了一炮就让历史翻开了另外的一页。
2月19日,元宵节。中午在圣彼得堡市中区最高建筑苏维埃大饭店下面的吃饭处吃饭。我就奇怪了。苏联在戈尔巴乔夫手里解体之后,复活的俄罗斯不就变为资本主义了么?!怎么这里新建的第一高楼还要叫住“苏维!蹦?兴许,当年的苏联是让现在的俄罗斯人非常地骄傲,而且也是非;衬畹。要不然,前不久俄国的一次功勋人物民调据说排在第一的竟然还是斯大林。而且,这次《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个晚上》就随处可见苏联的故事。
一曲口琴《喀秋莎》的吹响,把团员们从各自的房间“吹”到了用两个房间面积空出来的楼层客厅。艺术家老黄由于父亲留学苏联的原因,从小就有浓厚的俄罗斯情结。这次手风琴难带,就带上口琴,吹到后来,听大家的掌声就说明了他能吹的功力。在激烈的进行曲中,卡秋沙让我回到当年身临其境的老山前线。我当年站在炮兵阵地的掩体里,看着成排战车上发射出连续成排的炮弹,就深知它的威力。不过,随着老黄吹出的激情,脑海中翻滚出来的并不是那些躺在麻粟坡烈士陵园中的“战士”,而是在敌军围城真枪实弹在红场上接受检阅又伴随《喀秋莎》激昂的雄音直接走向战场去面对死亡的几十万军人。要知道,这场大战下来,从红场上走出去的这批军人有三分之二再也看不到红场,都去作千秋雄鬼死不还家了!这曲《喀秋莎》呵!竟然激励了我们整整的一代人!
我至今执小学文凭,世界知识学得太少。就连知道苏联有处波罗的海是在知道有个“波罗的海舰队”之后的事。所以,从2017年起现在我准备要用两三年时间恶补一下地球上的知识,和大家一起去跑遍五大洲!
喀琅施塔得军港曾经是波罗的海舰队的驻在港,我们去时,岸上和海中一遍雪白,狂风劲吹,让人感受到浸骨的寒意。尽管我们已经享受到俄国一年中仅有不到百日阳光中的三天艳阳高照,但气温仍不见高。1917年的10月25日21时40分,波罗的海舰队中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舰首炮用空包弹发出了攻占冬宫的信号,舰队的电台也最先发布了由列宁签署的《告俄国公民书》。后来,在著名的列宁格勒保卫战中,作为苏军海战战力最强的联合编队,在极端艰难复杂的情况下积极应战并最终取得大捷,让这支舰队共有137人获得了苏联英雄称号。
公元2019年的大年十四,难得艳阳高照的第三天,我们被安排去女帝的家里叶宫参观。不过,她的这个家巳不全是原样,因为在列宁格勒保卫战时这处皇宫已被德军占为兵营,而且是养马的场所,好多景观都是后来根据照片复制。就连那处全用玛瑙堆成的屋子,贴墙的玛瑙片据说也被德军全部运走。奇怪的是,运走的东西希特勒没有见到,斯大林也没有收回,“运”到哪里去了呢?!这样珍贵的东西全部不翼而飞!竟然迷雾重重成为一桩历史疑案。现在重新制作的琥珀墙是不许拍照的,但是我照了!怎么照的,这里不说。
跑遍五大洲对我的感悟是,尊崇文化,尊重文化人是任何国家的立国之本,今天看到的诗人普西金两处雕象,就足以说明这个国家对文化巨匠的认同。军事可以强国,经济可以强国,但拼到最后,那一定是文化,我以为。
前面说过,俄国有三人被称着大帝,两男一女。死去的彼得和活着的普金是男人。另外一位则是震惊世界的女帝叶卡捷琳娜二世。有如中国唯一的女皇武则天一样,叶卡捷琳娜有过人的胆略和智慧。如果没有过人的本领?在强人林立的男人世界又怎么能让那么多能人臣服于她,助她完成一世伟业呢?!当然,与武媚娘一样,她也被人说有过太多的面首,而且公布的数据更为精确,一百八十人!我就奇怪了,对于一代帝君,谁真敢去精确统计她的不雅之事难道就不怕皇上的“锦衣卫”么?!恐怕数据还没出来统计者早就一灵往封神坛上去了!所以,这个数据是绝对精准不了的。几十年前,我看过一部苏联电影叫《战舰波将金号》,这波将金是俄国的海军统帅,据说他就是女帝的情人,当然是之一。我搜索枯肠,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字句来形容叶卡捷琳娜二世那用蓝、白、金三色建造出来的皇宫的豪华,只能用可视的图象,告诉你它的精美。
车到苏维埃的遗存涅瓦大街上的十月革命圣地斯莫尔尼宫,我们的大巴正面?恐倍怨,我坐在车上打开后门认真地画了一张速写。斯莫尔尼宫是苏联十月革命时是摇篮和大本营,首脑人物们时常聚在此宫众议大成。现在,这个宫早已改着它用。成为女性修道院!读心谑隆返牡缬袄,这里也曾是革命的电报局。电影里有一句著名的台词,工人纠察队的队长,上衣包中始终装着一把小梳子的男性大声惊呼“看!电报局的小姐们都晕过去了!”团里的姑娘们为了保证我把画画完,大家都不上车,在雪地里玩起雪仗来。在她们刻意掩护下让我画完的一幅速写是幅好画,我好高兴!离开斯莫尔尼宫去一处被叫住"滴血"的教堂,彼得二世就在这个教堂前被革命党人炸死的!
纵观古今,当皇帝也未见得就是一个很保险的舒适位子!
在这个正在维护,有位皇帝曾经滴过鲜血的教堂前,我顶看狂风,又画了一幅大好的速写。太阳公公陪了我们三天,今天,它礼让小雨下了起来。
CPL跑遍五大洲《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个晚上》,感受什么?我想就是二战中苏联红军的那种英雄情结,重温战事的惨烈,才会倍感和平的珍贵。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是我们此行的重点。选择他们的硬杠子只有一条,因为它们都是在极端的殘酷条件下战胜了敌人的英雄城市。在俄罗斯军事搏物馆中从战斗现埸搬回的一块墙石上刻着一个血性青年的一句话“我就要死了!但决不投降。永别了!我的祖国!备浇牧椒家皇橇心窭盏奈С茄降挠突,一是莫斯科德军围城苏军举行盛大捡阅后直接出战的照片。拿破仑败在俄国,希特勒败在苏联。两埸世界级的保卫战胜者都凭着一种英雄情结才能狭路相逢让自己勇者胜。今天莫斯科的天气真怪,早上飞雪漫天,中午艳阳高照。飞雪时我正在画伊凡雷帝用权杖失手打死儿子那座教堂的速写。
最后去俄国的军博,重点看二战。非常专业的演员们合唱了我们此行的主题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而扮演列宁的演员则用中文大声说到"毛主席万岁!"在整个编年演出中,列宁,斯大林,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普金都有出现,唯独不见凭借土豆烧牛肉就叫共产主义的赫鲁晓夫?!恐怕,这个现象就叫历史!
出太阳时我们正在进入红埸上的克里姆林宫,没进克宫前万万想不到里面除总统普金的办公大楼外,还会有那么多功能不一的各类教堂。我在各种教堂下穿行这又是一个我不明白的问题。
我们刚刚飞回成都,一家电视台就在大声叫卖“旅游俄罗斯”,15天,单飞单卧,刚刚去过的我,深知那个“单卧”呀!恐怕就得花上好几天时间,他们宣传说,这是通过比较的最低价,你们猜是多少?!10900元/人,哈哈哈……
不结束语
CPL跑遍五大洲从2017年起,已经 “跑”了前后三个年头了,究竟跑出了些什么样的结果来呢?我梳理了一下。
形成了一个以“线路好、价位低”两条硬扛子为标准的CPL “跑遍五大洲价位”。把公元2017年11月2日之前全球摄影的出团费用“万元跑一国”活生生压到了“千元跑一国”这种大大有利于广大摄影人的公益通过三年实践已经深入人心;
“跳出小圈子,融入大社会”。CPL跑遍五大洲的各个创作团突破了圈子文化的小视野,遵循全民摄影的时代特点,突现手机摄影的普遍功能,让更大的人群用不同的视角参与到摄影中来,更广泛的推动了多门艺术的同步前行。
艺术是世界的,标准当然也是世界的,CPL作为东方搭建起来的第一个世界摄影平台,对艺术的评判认知标准当然是东方的,让各门艺术融汇贯通打破界别,就是CPL对艺术创造的认知,这次《到莫斯科郊外去感受那个晚上》团员里就有四栖艺术家的甘肃许德平、传记作家兼慈善爱心人士广东黄焱红、美术之家的安徽画家宁玉、为韩红写歌的四川周岚、“红网”纪实专栏版主湖南的胡百闻、刚从西藏做慈善归来的潜力作者四川姑娘琼瑶等等,“跑遍行为”让更多人群以摄影的名义,作更广泛艺术跨界的探索大融合。
让队伍真正做到年轻化,这次三十人的团队,20至30岁的年轻人就有10人以上,占了三分之一还多一点,这种大量吸引的年轻力量让摄影团队增加了更多的青春热血。
一项活动的成功与否,它的效果是最重要的,因此,我特别把本团结束时的团员反馈纳入文后:
龙绪明:我己到办公室,祝大家回家平安,除我特殊要求宁钰父子和姑妈四人的画作和本人此次影作,许德平以影为主,同时送书法,美术,游记,郑跃的摄影、雕塑、绘画等,其余各位团员自行精选3至6幅本次佳作,《城市摄影》将用两期八个版面刊出。截稿时间在七日之内,逾期视为自行放弃。(作品刊登分文不取,出厂后仍按团队l至2000份无偿赠送。邮费自付。个人500份以内赠送,仍然邮费自付。)

·我也刚到铺子上,谢谢龙爷爷,此次旅行非?,期待下次的旅行
·平安到达成都双流机!这次俄罗斯之行首先要感谢龙主席、感谢李丹主席前期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洽谈协调和组织这次活动。感谢王十庆团长,感谢一路同行的老师和朋友给予我的关心、指导、帮助和包容。俄罗斯之行因为有您们的陪伴而精彩!谢谢您们![玫瑰]期待下次出行我们再相见!谢谢您们!
·@龙绪明收到!龙主席可能还没到家就开始工作了,如此敬业,令人敬佩。谢谢龙主席!
·好,谢谢!
·谢谢龙爷爷
·@龙绪明感恩
·我也已安全到家,谢谢龙主席、李丹主席策划的俄罗斯之行,让我们看到同我国不一样的文化艺术。
·@龙绪明@塔林花 ,感谢龙主席、李主席策划、组织的俄罗斯之旅,不但进一步了解俄国的历史文化,又结识了一群新朋友,我们准备去机场了,回去后尽快整理好图片交作业。
……                                                                                                                                                                                                                                                                                                                                            
跳转到指定楼层
Ll.丹
发表于: 2019-3-8 10:49:18 | 只看该作者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认识你,不管遇到什么都有你暖暖的住在心底
Ll.丹
发表于: 2019-3-8 10:50:24 | 只看该作者

您有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投稿须知|关于我们|手机投稿|   

GMT+8, 2019-4-16 16:35 Powered by 四川文化网

四川文化网—文化求索 传播大众 © 2012-2019 静享传媒 ( 备案号:蜀ICP备18016560号 )

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麟游县| 元朗区| 石狮市| 呼图壁县| 枣阳市| 津南区| 开封市| 腾冲县| 池州市| 陵水| 新河县| 乐平市| 固始县| 马龙县| 惠来县| 玉环县| 万年县| 克什克腾旗| 兴化市| 策勒县| 衢州市| 甘肃省| 芒康县| 龙山县| 凯里市| 龙井市| 红桥区| 英德市| 庆云县| 铜梁县| 翁源县| 香格里拉县| 伊金霍洛旗| 盐津县| 河东区| 祁门县| 土默特左旗| 斗六市| 蒙阴县| 台东市| 随州市| http://www.itjie.com/bbtdf/vrfGHJ http://www.jiudianzhaopin.com/viplyrvmce.html http://www.jiudianzhaopin.com/vipgczxv/57xfl3.html http://www.jiudianzhaopin.com/vip3r357t/gecgmmka/ http://www.jiudianzhaopin.com/bbbtbn/bvppnf.html http://www.itjie.com/hotASV/yqmtukvf/